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妙手仁心

 
我不愛看電視,
沒有電視癮,
但家中仍有電視精,
特別是深夜重播的經典的電視劇,
我每多有機會欣賞。
 
 
 
 
早前重播幾輯的妙手仁心,
我特別鍾愛。
看的時候,
我就經常跟碼頭表示,
好的劇本不一定要有面目猙獰的壞人,
也不一定要有爭敗家子。
 
程至美黎國柱江新月江滿月等等,
都是另我印象深刻的角色。
說真,
妙手仁心並沒有展現甚麼急症室的真實面貌,
它在這方面跟我非常喜歡的歐美電視劇仁心仁術ER差了一大截,
但妙手仁心始終是本地制作,
有我們能夠共鳴的本土氣色。
 
我特別喜歡那些醫生律師警察放工後在酒吧吹水的場景,
看似對推進劇情沒有甚麼幫助,
但就是這種閒聊,
將角色塑造得活靈活現,
這麼多年以後還能令觀眾看得投入。
 
這就是高手寫的劇本吧!
 
現在的電視演員,
我泰半都說不出名字,
偶然有些做得好的,
但孤掌難鳴,
擦不出火花。
當然,
有時候有些劇本也著實令人覺得反感。
例如早陣子吳岱融飾演的那位沒人性的後父,
劇集推出之時,
好像還佔據了娛樂版一些位置,
但品味低俗,
放在電視,
 又不及電影的尺度來得寬鬆,
是為兩頭不到岸。
 
電視劇發展到這一步,
是否已經窮途沒路呢?
 
這個我實在不知,
因此我都不太看電視了。
 
這一篇本來是不打算寫的,
只是昨夜偶然看了少許賭城風雲,
給陳先生和陳小姐的演技嚇一跳,
先是見到著草的陳先生大模大樣辦婚禮,
再見到陳小姐給人在背後插了一刀便一命嗚呼,
之後更見到她像回到權力與遊戲的年代,
死後給人架在木柴上預備火化,
劇本之兒嬉可笑與可怕,
簡真倒退到我相信吃了蘋果核便會在頭上長出蘋果樹的年代。
 
 
雖然知道這年頭看電視的人少了,
但市場小了,
也不一定要寫出這種低智的劇本吧?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比難過更難過

 
 
 
雖然健吾說香港人不關心劉曉波的事,
但劉曉波先生走了,
我只覺比難過更難過,
不單單是因為他是和平獎得主,
也不單單是因為他活在可怖的內地,
更是因為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年,
有些事,
不認不認還需認,
香港已不復當年勇。
 
 
 
 
 
我認識兩種人,
他們都不會認同我的看法,
一批,
包括我某些同事或者是讀書比較多一點的人,
他們憑學歷和多年的努力,
生活安定,
有車有樓。
這批人,
討厭雨傘運動,
認為所有上街的人都是滋事份子,
都不想香港安寧。
他們是,
認為自己只要守法,
就有好日子過。
而他們需要的好日子,
就是準時出糧,
股票在手,
有車有樓,
然後放假的時候舉家外遊。
 
 
另一批人,
應包括我部份舊生。
他們來自內地,
來到香港後,
除了居住環境比較狹窄,
其餘的,
讀書啊,
社會制度啊,
發展機會啊的,
都比內地好,
因此他們亦滿足於香港的"現狀",
覺得香港人不知足。
 
 
可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
不需新聞天天播國歌洗腦,
不需國民教育或殖民地教育,
我親証香港的輝煌時刻,
我雖不及見証香港的四大輕工業揚威海外,
但也曾知道香港發展無煙工業成為國際知名城市。
我讀完中學的時候,
上大學只是錦上添花。
讀完大專,
工作機會俯拾皆是。
那時沒有問責官員,
但公營機構亦沒有那麼多醜聞。
那時候,
去公立診所看醫生,
只需一早或午飯後去排籌就可以,
不用像現在,
打電話預約,
若能執死雞約到第二天,
簡直要開香檳慶祝。
 
那時候,
沒有口號,
沒有金龍,
沒有特首的FB專頁,
也沒有那麼多笑話和醜事。
 
 
我就是覺得,
我還沒有走完自己的人生,
香港就衰落了。
 
 
為甚麼今天這麼難過?
因為那隻巨掌,
正在覆蓋香港......
 
你看我們的中央,
是怎樣欺凌一個人物!
 


訪客

 
 
搬屋之後,
多了不同訪客,
有些是我很害怕的,
也有些我不太害怕,
還可以拿相機替牠拍照。
 
 
 
 
據說已出現了幾天,
不知是否同一隻呢?

 
 
 
這隻在屋外,
屋裡就出現了兩隻細小的,
一隻給碼頭捉了,
另一隻,
我叫碼頭不要理牠,
由牠走自己的路。
 
有理由相信,
是草蜢媽媽生了兩隻小草蜢。
(我的幼稚病又發作了。)
 
 
 
家有訪客,
毛孩就最興奮了。
 
小草蜢倒掛在天花板,
奶醬多就眼光光看著人家,
人家不動,
牠就不眨眼。
 
最後如何呢?
最後是毛孩放棄,
因為草蜢不會飛來飛去,
毛孩就興趣缺缺了。


更正:是螳螂才對!!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清涼甜品

 
這種天氣,
不開冷氣的話,
人單是坐著就好像是個會自焚的裝置,
看書煲劇都不自在,
開冷氣的話,
就會收到天價電費單!!
 
 
電費單暫且塞入抽屜,
煮個甜品吃一下吧!
 
 
 
海珊瑚蓮子蛋花糖水
 
熱吃的時候還是流質的,
放入雪櫃就變成啫喱狀了,
但又不像啫喱般彈牙。
一碗甜品,
兩種口感。
 
 
因為是家常糖水,
我都沒有計好份量,
不能跟大家分享。
 
總之海珊瑚用之前要先浸水起碼三小時,
因為本身沾滿了鹽,
浸水時要換兩三次水,
或者開始浸之時先沖走鹽份。
 
 
也因為會發大,
買的時候也不用買太多。
我買了一包,
大概要吃七八次了!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老師要休息

 
 
 
 
沒有工作以後,
一來四處去,
二來真的沒甚麼壓力要宣洩,
因此少了出外上堂。
 
 
期間有關教室的最開心事情,
一定是相熟的老師搬去太子,
大大減少路途遙遠之苦。
 
 
為甚麼會認識這位老師呢?
現在想來,
真像夢一場。
她在煤氣中心落腳時,
我根本沒有上過她的堂,
也沒有留意她是名字,
直至一次知道她有示範課,
然後不久,
就知道她在觀塘開教室。
 
 
我想,
我大概也是她在觀塘的第一批學生吧!
那時候,
曲奇包餅以外,
第一次結識另一批烹飪課的朋友,
還結伴上過不少堂,
也在課堂以外見面。
雖然最後我跟這批同學沒再聯絡,
但不能忘記的,
是曾有過的美好時光。
就是這些好時光,
才點點滴滴構成了今日的我。
 
 
我與老師不是甚麼知交,
我不過是她其中一個學生,
課後也不習慣交功課,
但多年來默默見証這位老師莊敬自強,
帶領一些教室的潮流。
 
 
從前在煤氣學烹飪,
只有實習課和示範課兩種課程,
實習課的話,東西煮完便帶回家;
示範課呢? 就是看完示範,
大家排隊領取少量成品試味。
我是在老師那兒第一次嘗到圍爐而坐的示範課,
看完示範還有一頓完整的飯餐,
同學間可以交流一下,
走時大家說聲"下次再見"。
 
大抵老師有點英倫風,
希望推廣飲食文化,
也辦過不少有主題的聚會,
我還記得某一晚,
一眾女士打扮得當,
卻擠進一座工廠大廈的升降機中,
為的是出席老師辦的一場晚宴。
 
之後,
還有假日市集,
也有骨董市場,
連我那些不愛烹飪的朋友也慕名而至。
 
 
最近,
她還開始出售包裝食材,
當我以為她又再在事業另闢蹊徑時,
老師卻說:
 
 
我們的教室,
只辦到六月底。
 
 
我當然知道打理一盤生意實在勞累,
但知道後仍然悵然若失。
就像任何一間小店若要結業,
傳媒一定嗚呼哀哉,
然後吸引不少人趕去光顧。
於是就有人會說:
這店健在時你們不屑一顧,
人家捱不住了,
你就去做英雄。
 
可時,
老師經營的,
不是沒落的小店,
明明其門若市,
明明我每個月還在研究哪天可以去上堂,
明明還打算完了手頭上的工作去上幾堂,
忽然間做要說再見了。
 
 
我報過鐵板桂花叉燒班,
結果因為生病請老同學代上,
她上完對那叉燒讚不絕口。
我報過鳥結糖班,
結果因為生病請朋友去上,
她上完後好像買了一部KA。
我報過牛柳班,
結果因為生病把堂讓給餅友,
她上完後認識了一位好老師。
 
 
這些,
因為分享,
就變成美好回憶。
 
前幾天才在FB大呻,
我去了一間教室學餅,
上了一堂糊里糊塗的堂,
堅決把這教室列入黑名單,
永不再去。
 
想想在老師這兒,
有沒有上上過不滿意的課堂呢?
我不能說沒有,
因為教室這麼多導師,
總有一些事不符合我的預期。
但既然之後亦毫無怨言地報名,
那就代表這些小事沒有令我記仇在心。
 
 
回想這些年來,
一直去上堂的原因,
比較特別的有兩個。
 
一是她能管好課堂秩序。
我上堂最怕有同學在大呼小叫,
向老師賣弄風情或恃熟賣熟,
總之就是製造噪音。
有一兩次,
我在這教室遇見一個同學,
甫見面我便大吃一驚,
心想這個晚上完蛋了,
我一定會被疲勞轟炸了。
因為我在另一個教室見過面前這個同學很多次,
每一次她都在吵,
每一次都要成為全場焦點。
可是,
在老師的教室,
可能學習氣氛比較認真,
同學都比較懂得尊重老師,
最後這個在別處表現可怕的學生都沒怎麼吵鬧。
 
 
 
另一個原因,
我相信老師很認真對待自己的學生。
話說某次上完課,
自己也覺得沒甚麼大問題,
只是新來的導師在課堂的流程上比較亂,
誰知後來竟收到老師的訊息,
說成品不滿意,
下次再開班的話,
可以讓我們免費再上一課。
 
 
 
打理一盤生意,
所需心力非外人能夠明白。
 
本來,
有些老師一身本領,
可以找個工廈單位創業,
若加上人脈關係,
招得一群西點大廚和中菜能手,
既讓飲食之道不至失傳,
也讓一眾學生放工後有個減壓好地方,
學得幾式招數又能回家增進家庭和樂與朋友情誼,
這種活化工廈的主意實在可以造福不少人。
可恨的是,
政府無能,
寧讓工廈棄置也不修改條例,
棲身商廈的教室,
負擔也未免太大了。
 
 
老師分明滿腹主意,
其實我不信她從此隱退,
找到好地方好時機好方式,
我相信她又會讓我們一新耳目。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孝子圖

 
 
許多朋友即使養寵物,
也不會讓牠們上床跟人一起睡,
可能是衛生原因,
亦可能是睡眠質素的關係。
 
 
我由小已喜歡全天候親近毛孩,
從來不介意牠們跟我一起睡。
中學的時候,
我更瘋狂地把一隻寵物母雞放上床一起睡,
而且不是一次半次的事。
 
 
 
 
 
 
雞蛋仔來了十年,
由第二晚開始,
牠就睡在我大腿內則,
除非牠不入房,
否則牠就一定睡這個位置。
 
安信兄弟初來我家,
以雞蛋仔為學習對象,
老虎仔太細膽,
只會遠遠睡在床尾,
或者在地上找個安全位置睡覺。
奶醬多就一直追隨大佬,
結果牠們每一晚都這樣睡在我兩條腿中間。
 
 
大概這個原因,
我養成了平躺身子睡覺的習慣,
半夜當然會轉身,
有時會弄醒牠們,
牠們醒了的話,
多數會要求出廳,
偶然就會繼續留在床上,
直至我早上起床。
 
日子久了,
我有一種本領,
即使我明明是個一睡便昏死過去的人,
也能在牠們有需要時,
半夜起身打開房門,
然後回到床上倒頭大睡,
歷時不足十秒。
 
 
為甚麼不索性打開房門呢?
現在當然因為晚上會開冷氣,
至於冬天,
我們也習慣關上房門睡覺。
若打開房門,
不知怎的,
總是遇上牠們心情大好,
半夜在全屋奔跑,
弄出各種聲音,
有時甚至興奮得在我們身上跑過。
 
這篇網誌叫孝子圖,
因為牠們每一晚都等我躺下,
我一蓋被,
牠們便跳上來各就各位預備睡覺。
 
有一天,
我忽然覺得牠們像兩個孝子,
等母親斷氣,
牠們便來分身家。
這兩位毛孩,
也是要等我躺下便上來撈好處啊!
 
想著覺得好笑,
便記錄下來。
 
有時,
我覺得好累,
或遇著身體不適時,
都會不讓牠們進房,
但更多時候,
我又會心軟,
開門叫牠們進來。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飛機餐

 
 
不時見人討論飛機餐,
特別是國泰的飛機餐,
我見到的批評是最多的。
 
不少人會把自己坐飛機時吃的飛機餐拍下照片,
 
然後評為"好難食"。
 
 
每次讀到,我都有點不以為然,
心想在飛機上,
你想吃甚麼呢?
 
那都是早幾個,甚至十幾個小時煮好,
在飛機上再加熱的食物,
對這種食物,
你還可以有甚麼期望?
 
記得有人對日本航空公司的飛機餐讚賞有加,
令我去年某次有機會乘坐日本航空公司的飛機時有點期待,
結果呢? 我真的不覺與國泰有甚麼大分別。
 
 
不過四月份去了大阪一趟,
真想寫一下那兩程機的飛機餐。
話說去程時碼頭點了一個白汁通粉,
打開錫紙蓋,
竟然發現只有白汁和通粉,
洋蔥煙肉也沒有一粒。
 
回程的時候,
兩個可以選的餐,
分別是洋蔥汁扁意粉和咖喱海鮮飯,
本來絕不想吃飛機餐的海鮮,
但想到洋蔥汁可能真的只有洋蔥味的汁,
於是選了那日式咖喱海鮮飯。
 
吃完,
我和碼頭都異口同聲表示,
那幾隻蝦毛分明是已急凍了幾千年的貨色,
即使一間最豆泥的茶餐廳,
選用的材料應該也比它好。
 
 
相對以前,
現在的機票票價真的便宜了很多,
坐飛機已不是甚麼大事,
感覺變得隨意的,
除了乘客,
也包括航空公司。
 
從前,
即使經濟位的乘客,
也會收到餐牌,
每程機起碼有三個選擇。
食具呢? 刀叉都是金屬的,杯子的玻璃的,
漂亮得乘客都會偷偷收起來,
空姐當然也不會叫你交出來。
 
現在,
都大不同了。
我常坐的,是國泰的飛機,
我最在意的,
是餐點中那幾片水果,
不知不覺消失了。
 
 
以上當然不是飛機餐,
這是我前幾天在外邊的吃的午餐,
連飲品加一共75元。
 
見到人家還給我兩三隻像的蝦,
就想起國泰那日式咖喱海鮮飯,
連合味道杯麵入面那幾隻蝦也比它好吃。
 
 
其實幾次從日本回香港,
我都想去百貨公司買個便當上機吃,
但想到要空姐替我們清理這些垃圾,
覺得不好意思,
於是也就作罷。